红星照耀十堰中共郧县首任县委书记燕若痴:年仅34岁就为革命献出
发布时间:2021-07-19

  燕若痴(19061940),原名燕定章,郧县(今郧阳区)城关镇人。1923年毕业于湖北省立第十一中学,1924年至1925年在郧县城关小学教书,在此期间阅读马列著作,接受革命理论。1926年7月加入。当年11月,他被郧县党组织选派到武昌党训班学习。1927年1月,燕若痴从党训班毕业,参加了主持的武昌农讲所学习。当年8月,组织恢复中共郧县城关支部,他任党支部书记。1930年4月至1936年6月,燕若痴任中共郧县特区(县)委书记,是中共郧县首任县委书记。1936年6月,他被当局以“共党嫌疑”罪名判刑两年半,但他坚贞不屈。1938年9月,他任中共郧县支部书记。1939年10月10日,他再度被捕。1940年端午节病逝。

  “四一二”政变后,中共郧县党组织遭到毁灭性破坏。1927年7月,受中共湖北区委负责人陈潭秋和鄂北特委书记马遒派遣,刚刚从武昌农讲所毕业的燕若痴以特派员身份回郧县恢复和发展党的组织,落实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发展农民协会和农民武装,向反动派开展斗争。

  燕若痴回郧县后,不畏艰险,以教师身份为掩护,与隐蔽下来的员赵登城、赵尚九、高试三等取得联系,坚持开展革命工作。1928年11月,鄂北特委特派员宋奎卿来郧县指导工作。他和宋奎卿紧密配合,成立中共郧县特别党支部,宋奎卿任书记,燕若痴任委员。

  当时,郧县大柳乡有一支由马树理、马树贤、马树光3兄弟自建的农民武装。特别党支部成立后,决定将争取过来,改造成为领导的人民革命武装。燕若痴、宋奎卿等人多次深入,向马氏兄弟宣传革命道理和的政治主张,并指出农民武装只有依靠中国的领导才有出路。在燕若痴、宋奎卿等启发下,马氏兄弟表示愿意接受的领导。不久,燕若痴介绍马氏兄弟3人加入中国。1929年4月,燕若痴指导成立中共大柳支部,马树理任支部书记,马树贤任委员,机关驻龙洞沟口,隶属特别支部。改名为鄂豫陕边区联防队,全队500余人,在大柳创建革命根据地。鄂豫陕边区联防队在燕若痴等人的领导下,先后奔袭大柳、黄龙滩、郧西三官洞等地开展武装斗争,严惩了宋二贡、张茂兰、陈朝华等地主恶霸,缴获反动民团长短枪100余支和部分物资。至此,大柳成为在鄂西北建立最早的两个根据地之一(另一个是纪大纲领导创建的均县乌头根据地)。

  1930年3月,燕若痴回郧阳城开展学运、青运活动。4月,中共郧县特区(县)委成立,这是郧县历史上中共党组织真正意义上的县级组织,燕若痴任书记。1930年8月,鄂北特委负责人傅良驹被捕叛变,郧县党组织又遭严重破坏。鄂豫陕边区联防队在郧西三官洞与地主武装团队作战时,德才兼备、有勇有谋的马树贤身受重伤,不久就牺牲在大柳五台山上。1932年5月,驻军和地方反动民团纠结到一起,大举围剿鄂豫陕边区联防队。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联防队损失过大,被迫停止活动。大众六盒网55938香港

  1931年5月底,贺龙率领的红三军攻打郧阳城。燕若痴一面派郧县特区(县)委委员赵登城专程赶赴安阳镇,参与研究攻城方案,一面动员在郧县城开有医院的弟弟燕熏南救护伤病员,并把4大箱药品献给红三军,以资军需。1932年11月初,红四方面军总指挥、政委陈昌浩等率领2万余人抵达鄂豫陕3省交界的郧县南化塘一带。1934年12月,程子华、吴焕先、徐海东率领的红二十五军长征进入郧西,燕若痴领导全县各支部党员积极向群众宣传党的政策和政治主张,宣传红军的纪律和作风,赢得了人民的支持与拥护。群众主动为红军当向导、传情报、养护伤员,为创建包括郧西、郧县在内的共7个县域的鄂豫陕根据地作出了积极贡献。1930年至1936年,燕若痴任郧县特区(县)委书记期间,先后恢复或发展地下党员66人,恢复或成立了城关、南化塘、大柳3个党支部。农民协会的恢复和发展也很快。据不完全统计,全县18个乡镇发展农民协会25个,入会的农民达3500余人。

  1936年5月,特务杨宝华、王承焱向驻郧县二十六军军训处告密,燕若痴、赵葭灰、王少白、吴肇基、燕圣域、何化甫、王明飏、高子让、江新民、党崇山(学生)等12名中共党员和进步分子被军训处逮捕入狱,并施以各种酷刑,妄图迫使燕若痴等人说出中共郧县党组织的秘密。燕若痴咬紧牙关,坚决不吐口,没有出卖组织和同志。燕若痴被关押两个多月后,被转押到湖北省“反省院”(“感化院”),以共党嫌疑罪名判处有期徒刑2年半。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中国呼吁停止内战,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国共实现第二次合作。燕若痴于当年7月2日被提前释放出狱。

  在燕若痴的领导下,中共郧县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积极开展抗日救国活动,发展壮大党的组织,党组织在民众中的感召力日益增强,引起当局的极大恐慌。1939年10月,反动政府为了达到彻底摧垮领导抗日救亡运动的中共郧县支部、置燕若痴于死地的罪恶目的,竟唆使郧县第八高级中学的两个学生在的《志城报》上刊登启事,无耻制造了一起“脱离”的虚假事件,启事诡称:“燕若痴系员,我们受他舆论之诱惑,经其介绍在郧县佛山梁子加入了,现在我们幡然觉悟,决定脱离,特此登报声明。”而事实上燕若痴不仅根本没有介绍过这两个人入党,而且与他俩连面也未见过。这个伪造的“声明”于1939年10月10日刊出。当晚,特务陈洁、杜光德便带领大批军警以查户口为名,将燕若痴逮捕。

  陈洁他们原策划当晚将燕若痴带出城外予以杀害,但因燕若痴的老父从后门溜出跟在这帮特务后面,他们行至北门时城门又已关闭,若令守城士兵打开城门恐暴露其阴谋,故而暗杀计划未能得逞。

  恼羞成怒的特务将燕若痴以“煽动民众、推翻政府”的罪名再次逮捕入狱,关进郧县警察局,严刑拷打,威逼口供,企图将中共郧县地下党组织一网打尽。面对敌人的刑讯逼供,燕若痴始终信念坚定,宁死不屈。可是,由于长期从事艰苦的地下工作,加之非人的监狱生活,受尽敌人惨无人道的拷打折磨,使燕若痴身患肺病,吐血不止。

  燕若痴入狱后,中共郧县支部在中共鄂北特委领导下,通过秘密渠道,利用一切关系与燕保持联系。根据燕若痴的指示,中共郧县支部1940年3月在大堰朝阳寺小学成立了以张鸿盛为支部书记的中共朝阳寺支部,隶属均州中心县委。1940年4月,在中共郧县支部和中共朝阳寺支部等多方努力下,燕若痴获准保外就医。经过各种办法抢救,仍未能挽回燕若痴垂危的生命。当年农历五月初五,燕若痴为革命献出了年仅34岁的宝贵生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