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新闻

徐长元家族覆灭记:拥有房产2714套骗贷30亿非法敛财超百亿

发布日期:2022-07-23 22:40   来源:未知   阅读:

  “我母亲走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说,你一定要照顾好你的弟弟妹妹。我现在不但没有兑现对母亲的承诺,(还)把他们都领进了监狱。”

  然而这位老者不值得同情,他的弟弟妹妹们也不值得同情,他们以官养商,以黑护商,是大连地区的“大老虎”和“小苍蝇”们。

  在徐长元落马,徐氏家族被捣毁后,据相关部门通报,徐氏家族涉案金额超百亿,仅仅查封的房产就有2714套,总面积达到43.3万平方米。

  在此之外,徐氏家族还骗取贷款30亿,对外债权高达60多亿,涉案土地40多宗,总面积达35万平方米,涉案车辆达142台。

  这样的数字触目惊心,这背后是商人和普通老百姓的血泪,是徐氏家族对国家的“啃噬”。

  1955年11月,徐长元出生于辽宁省大连市庄河县的农民之家。他是家中的长子,他下面有4个弟弟一个妹妹。

  因为家境贫寒,他小时候和弟弟们共穿一条裤子,谁有事出门谁就穿裤子,其他人就光屁股趴在炕上,甚至连炕席都是烂的。

  让这个贫寒的家庭雪上加霜的是,徐长元的母亲得了重病,家里都没有足够的钱给其治病。

  那是1972年,徐长元17岁。有一天病重的母亲在给他2岁的五弟徐长宝喂完奶后,拉着他的手叮嘱他说一定要将弟弟妹妹照顾好。

  和父亲一起料理完母亲的后事之后,作为家中的长子,徐长元选择了辍学,和父亲一起打工赚钱养活弟弟妹妹们。

  随着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接触的资源越来越多,过够了苦日子的徐长元想发财了。

  1996年,已经担任庄河市副市长的徐长元分管国有企业改革,徐长元用一招“移花接木”为徐氏家族攫取了第一桶金。

  拍卖结束后,徐长发没有按照相关规定缴纳99万元全款,只交了5万元保证金就办理了过户。

  随后,在没有经过土地评估程序的情况下,徐长元授意有关部门,将徐长发上缴的94万元企业竞拍款作为土地的出让金收下,还开具了发票。

  不久之后,徐长元让三弟徐长波成立了长波物流公司,从此徐家在庄河有了“大本营”。

  那时,为了垄断行业经营,催收管理费和承包费,徐长元的四弟徐长威和五弟徐长宝非常心狠手辣,罪行累累。

  刘师傅是长波物流的货车司机,因为欠了公司7万元左右的车辆承包费,他就被徐长威、徐长宝指使马仔非法关押在了庄河的某个宾馆里。

  可这1万元远远不够,马仔便凶狠地对刘师傅说:“你也还不上钱了,给老板一个诚意,不行就剁手指头吧!”

  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没过几天,马仔们又找到了他,对他说:“老板说了,车你还接着开,欠公司的钱免1万,剩下的干活继续还。”

  李师傅被他们逼着喝农Y自杀,即使人被送到医院了,徐长威、徐长宝的马仔们也没放过李师傅。

  比李师傅更惨的是邱师傅,为了从马仔们的非法控制中逃脱,他在高速公路上跳车,被碾压身亡。

  面对一个又一个的惨剧,这些司机师傅们的家人们却连讨回公道的机会都没有,因为他们都知道徐家老大徐长元位高权重,他们根本对抗不了徐家兄弟。

  有徐长元做“保护伞”,徐家兄弟在庄河地区肆无忌惮,他们不仅制造命案,还在公司院内开设赌场,他们公然将一辆警车长期停放在赌场门口,用警车护院。

  并且随着徐长元仕途的升迁(徐长元历任庄河市副市长、市长,瓦房店市市长,长兴岛临港工业区管委会主任,大连市金州区委书记,金州新区管委会主任),徐家兄弟的罪恶触角就伸向哪里。

  在徐长元的统筹规划下,徐氏家族逐渐形成了徐长元从政、四个弟弟经商、妹妹徐秀敏管账的模式。

  为了能更好地赚钱,作为官员的徐长元竟然教导弟弟们以公司招聘保安的名义招揽凶狠的社会闲散人员。

  这些社会闲散人员成为徐家公司的保安后,个个很嚣张,甚至对外放话“老板有钱,只要打不死人就没事儿。”

  比如,徐家进军房地产后,在庄河市国土局竞标前,徐长元的五弟徐长宝让“保安”们到国土局门口公然威胁竞买人“左手举牌左手掉,右手举牌右手掉”。

  2005年,大连市开始开发长兴岛。徐长元兼任长兴岛临港工业区管委会主任、党工委SJ。

  2009年,他让老朋友王海借款成立大连船舶配套产业园,然而因为土地指标限制,船舶园无法办理土地使用证。

  紧接着,船舶园利用土地使用证向多家银行贷款,共计贷了47.82亿元,并且这些钱全部进入了长波物流公司的账户里。

  为了骗取奖励款,徐长元让四弟徐长威将王守宽名下公司的土地开发项目由内资变成港资,成功骗取长兴岛开发区6200余万元奖励款,其中4000万元落入徐家口袋。

  2008年,徐长元得知甘井子区某地块有收储计划,于是他让四弟徐长威和王守宽提前买下该地块,建立长威木材市场。

  于是,2009年,在大连市政府计划部分征用该地时,在徐长威的运作下,被征用地块的补偿款上调到了2.4亿元。

  2010年,该地块的剩余地块也被征用。于是,在徐长元的出谋划策下,徐长威伪造各种材料,抬高了地价,最终获得了9亿元的补偿款。

  徐长元违规将财政专属资金存在非国有银行,从而将银行的领导变成了自己可以控制的“提线木偶”,让银行成了徐家的“提款机”。

  不用任何抵押,不用任何手续,只要徐长威一个电线个亿的资金就能到公司账上。

  也因为有钱,徐家也做放贷生意。对于找到徐家的企业,徐家要的月息一般都在3%以上。

  徐家就派打手去洗浴中心打砸,阻止营业,最后迫使洗浴中心的老板将洗浴中心转给了徐长元的五弟徐长宝。

  还有一家企业向徐家高利借款,本息高达数亿元。徐长元担心收不回款,就授意将该企业两块已经抵押给银行的土地违规收储,并且由当地ZF支付企业资金3.2亿元,其中1.7亿进入了徐家的账户。

  徐长元亲自出马,他带着整个家族的所有亲属找到了这个人,他让对方不要再告了,并给了对方20万美金。

  2018年7月,经辽宁省委批准,对徐长元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调查,并为此成立了专案组。

  据媒体报道,这是该省纪委监委查办涉案金额最大、涉案人员最多、涉案时间最长、涉案类型极其复杂的一起官商一体、官黑一炉、商黑交织典型案件。

  最终,徐长元和四弟徐长威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诈骗罪等十余项罪名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