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877568.com > 正文内容

电影《画皮》心理分析之二:解读王生

发布日期:2019-10-24 15:46   来源:未知   阅读:
 

  炙热的沙漠却名阴山,阴山,象征情感、人格的阴暗面、被压抑的面,每个人性格中,都有阴暗面,平时被我们所压抑的那些面,也是社会规范所不允许的一些本能面。王生,在阴山杀匪,象征着年轻男子和自己人格、情感中的压抑面、阴影面的斗争,这是一个非常英勇的男子,杀敌无数,一身正气,也是个对自我要求十分严格,遵循社会规范秩序,可是,即使杀遍了代表人格中阴暗面的土匪,还有一个无家可归的女子。这是他人格中无法跨越的部分,也是整部影片中他面对的障碍。本无所谓无家可归,本就住于王生的心理,属于他人格中的一部分,就如后来所说的——“小唯是我的家人”——“我说了会照顾你的,就像对待妹妹一样的,佩蓉也知道,天下间没有男人会不喜欢你吧?”,不但证明了是他身上的一部分,更说明了其复杂性,这一部分,他是矛盾的,是好是坏,就像是人是妖一样他无法分清。越是存在问题的地方,越是难以清晰明了。

  王生杀匪前来,相见那一刻,我也禁不住凝神,好政策更是让绿色建筑兴建如鱼得。屏住呼吸——“来,我带你走。”就这么温柔的轻轻的一句话,心魂定格在那一瞬间,仿佛被催眠一般。人说,遇见爱情,就像遇见了鬼,或许就是如此。在爱情中,究竟是谁给谁下了毒,怎么分得清楚?我不断的吃下人心,只不过为了拯救我来之不易的美丽肉身,而你,却撒下痴情的剧毒,使我不惜耗尽千年的修行去追寻这份真爱,到死不悔。谁是妖,谁又是魔,谁又能分得清楚?

  开门,咚咚咚,一阵非常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并伴随烈马的嘶吼声,心中野性的、有力量的那个自我回来了,勇哥是王生身上的那被压抑和驱逐了很久的一个自我,曾经为了获得爱情,在一场自我与自我的斗争中,王生的子人格,娶妻成家,而勇哥一面的子人格则必然的退出“历史舞台”,那个豪放不羁,带着些许野性任性冲动的子人格被掩藏和驱逐。而今,阴山归来,带回一个无家可归的女子,扰乱了他平静的心,潜意识中有了一些蠢蠢欲动,并感到慌乱不安,要保护他正面的形象保护他的家庭和妻子,他需要勇哥这一个子人格的苏醒和帮助。

  只见他冲了出来——“他回来了!”是的,他身上的那个子人格回来了,苏醒了!是的,他必须借助于这个自我的力量,于是,他和夫人佩蓉说:——“这个时候回来,还能帮我抓那个挖心的家伙。”,这正是他需要的,来自内心深处的危机和冲突,王生这子人格是无法处理的。对这个美丽的女子,他既感到被深深吸引,想要保护,亦感到了害怕,充满矛盾和复杂心情。

  第一阶段:否认。——“肯定不是人干的,出手这么准,一定是妖干的!一定是个一等一的高手!”,拒绝承认妖的存在,生活中等于拒绝承认阴影面和自身欲望的存在,将责任归结于外部客观环境或者一切不可控的因素。

  第二阶段:对抗。——“我王生的家事,不用你管。”当众人围着小唯一个一个的方式找到证明她是妖的证据时,王生厉声对庞勇喊道,只差一步了,小唯倘若还不能吃到人心,就会显露出原形。——“它还在亮,原来我们都是妖精。”这段反击中,潜意识已经流露出了些许无奈和宿命的感觉,而其实,阴影面存在于每个人心里,是身而为人都会有的,本我无所谓好坏。

  第三阶段:挣扎。和夫人之间对话的二幕挣扎,第一幕,夫人佩蓉看出了他们之间情感的涌动,说——“如果小唯不是妖的话,你会不会喜欢她?”——“小唯怎么可能是妖精,好了好了,我答应你灾区找几个能降妖除魔的人来好吗?”“不管她是人是妖,都迷不倒我,只有你能够迷倒我。”不断的告诉自己,暗示自己,和内在的欲望的斗争。第二幕,佩蓉对他说——“你不用想小唯是妖好了,她是真心喜欢你,我明白,是我这做妻子的不够大方,既然两情相悦不如纳她为妾?”——“我没有!!”王生非常大声近乎歇斯底里的喊道,然后掷地有声的说——“其实是你心理,不相信我做得到!”,这两段话,是心理意义上的一个仪式,既是挣扎后的抉择,战胜,也是给自己的命令,而事实上,情感也已经被这份欲望纠结到了最深处,在梦里,同价位区间不同质海信H65E3A对比小米4A 差距,情感完全展露无遗。梦里,来到一个山洞,洞穴本身就是象征着潜意识深处,而这个洞穴的形状和构造,是心脏的模样,梦里的他是脸色苍白和披着头发的,苍白脸色是缺血的象征,而血象征着情感,头发代表着人的情感,长发则是缠绵的浓浓的情感,这是潜意识中真实的他,情感缺乏的,包涵深情却深深压抑的,而且这个他,是带着很温柔的女性气质的他,从外形到眼神,都透露着缠绵的,阴柔的女性气质,心房里是一片欲望的深水,水代表着欲望,深潭一般的欲望,而深潭里的女人是小唯。梦是潜意识的反应,通常会伪装成各种画面和语言,传达着潜意识这样一个原始人给我们的关于内心深处的讯息,而这份情感和欲望的浓烈与直接,让梦都来不急伪装,如此直接的表达。他被这份意识吓坏了,拔剑而出,想要挥斩自己的欲望。仍然在挣扎和对抗之中。

  第四阶段:抉择。当问题浮出水面,暴露的时候,也是治疗的最佳时期。在小唯的房间,面对小唯的表白,他做出了选择。而当小唯跪在他们面前,请求着纳妾时,他清醒的做了决定——“王夫人只有一个,你今天应该很累了,请回吧”。当佩蓉喝了妖毒被当作妖受到众人追杀时,他挺身而出的一段话,为整个和阴影面斗争的过程画下了完满的句点——

  庞勇是他内在的一个相对叛逆,更贴近本我,不受羁绊的子人格,这个他,是令他留恋和向往的一种生活状态,但是,他选择的是平静的家庭生活,而内心的这份向往“很多的地方想去”,只能在对生活的责任和义务中被埋藏。平静,永远是暂时的,没有变化不会发生,而作为人性真实的阴影原型,是不可能被消灭的,对待的态度唯有接纳。